商业英语小说连载【假装在500强】第二章

2015-10-20投稿8658 次访问0 评论

somefiles

〈第二章〉

(一)

「那么,以后也请多多指教了。」日本客户面不带色,九十度地鞠躬。
「也请指教。」Franck礼貌地点头回应道。旁边的Candice不以为然地往后站,让Franck注意到了。

会议结束后,Candice看到Franck半带责怪的眼神,便说道:「最讨厌装模作样的死鬼子」。
听罢Franck道:「你现在拿个面具挡着脸,追出去打他吧。你不是代表公司时,做什么事都是你的私事。但生意是生意,你代表公司时就该有应有的礼仪。」
看到Candice努着嘴那小孩模样,这位人缘极好的老业务于是道:
「谁喜欢鬼子呀!?我恨不得吃光他们的生鱼片,买光他们的马桶,看光他们的动作片。。」
小姑娘才笑了起来。 「大叔你要保重啊!!还是找个地方庆祝下吧!第一张订单!!」

这是Candice一手开发的新日本客户。虽说是「一手开发」,实际上每一步都是Franck在后面步步提点,才能走到今天的。九个月前Candice还未毕业,在万领这家港资公司当实习生。她的初期入职路线十分典型;英文系/不当老师就得做外贸/除了英文什么都不会了/到了大三后半才知上了当。在同学口中得悉万领这家中型工贸型港资企业在深圳招聘实习生,Candice把握这重大机会,以最佳状态出现在人事部和海外营业部经理Franck面前。在聊完工作意向, 性格分析以及各种人生观等无关紧要的事后,人事部说出重点来了:「实习期间1500元工资你没问题下周上班」。就这样,Candice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傻傻地答应了。

本来以为自己的英语还可以的,但在真正的工作环境却才知道自己什么也不是。在网上有人说打电话能开发客户,于是她便试着去做。第一次就打到去一韩国公司,电话接通后是一连串的思密达语,正准备开口说句英文,对方马上沉默起来。接下来你hello一句,她回一句韩语。不得已Candice说了句sorry后面红耳赤地挂线了。自此以后她的信心大减。不只对自己工作能力没信心,就连学了多年的专业英语也开始怀疑起来了。想以前在老家一直是亲朋好友中的「中外通」,来到这里就如此的不济?人生大受打击,开始便有退意了。

「你要回家务农,那当然可以。就不留你了。」当时Franck冷冷的话让Candice生气又难过。
「不是务农,只是你们公司不太适合我。世界这样大,我想去看看。」死不服输。
「是吗?你在这才多久啦?你在浪费公司和你自己的时间,你知道吗?」
「我。。」这时有人拍门进来Franck的办公室说:「王总找你,Franck」
「我现在没空跟你说。你好好想想,决定了就直接找人事部吧。」Franck也有点生气了。这已经是今季第三个实习生说要走了。他当然知道工资是低得可怜,但作为老一辈吃过不少苦的业务员他心中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老子还不是这样过来的?

回到坐位,正在生气的Candice看到一封用中文写的电邮,内容是回覆了她之前的开发信,说请她提供多一点万领的资料。看到最后的下款名字是四个汉字「野比正雄」。此刻,她心情戏剧性地好起来了。 。

 

(二)

万领外贸部是一个挺年轻的部门。虽然是一家港资公司,可是上一代的香港员工早已经不见了。他们要么因为工资太高表现一般被炒了,要么就是中港两地跑太累人各种家庭原因放弃了。但是,他们的努力为万领打下了一些比较重要的根基:一个比较全面的系统,一些长期合作的老客户,以及培养了一批国内的年轻干部。今日,这些当年的年轻人都已经步入中年了,庆幸的是公司主要的岗位还是他们在把关。面对着从没停下来的竞争他们也算是扛下来。工贸一体也让他们保持着一定的竞争力。某程度上,这样的企业是挺能吸引国外的大客户的。

领军的部门主管Franck就是当年的那些年轻人之一,但他没有一直在万领,只有毕业最初五年在,经历了很多后再回来万领工作。香港比较有规模的公司都喜欢management trainee的概念,所以万领也是一样,招回来的小孩都让他在公司不同部门不同岗位做一段时间,既可让他们多了解不同的知识以及部门间的合作,也让他们有机会累积公司内的人脉,方便以后工作。 Franck的management trainee 过程特别长,别人是三个月但他要花九个月的时间才完成所有岗位。再怎么说,他也不能算是一个很显眼的人。既不聪明,口才也是一般(现在当然是好太多了。商场上的历练让人成长。)。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为人真诚友善,就是有一种笨笨得让人觉得他没有攻击性的感觉。在培训期间,学习是不怎么样了,但却在不同部门都交了一些朋友。他最爱和模具部那么技术工人们下班去喝酒。对当年一个身为省级重点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有点跟他的同学们不一样。

在那个年代,港资,台资和外资企业都是大学生最希望能进去的工作单位。以万领的名气和当时的待遇,很容易就能招到有质素的实习生。所以,与Franck同期进公司的同事都挺优秀的,很快就能发挥能力为公司创造价值了。 Franck却是慢三拍,第一年完全没有新订单,靠着低微的底薪活得是挺累的。当年电邮是有了但还未普及使用。港资公司爱用的方法,除了参展外,就是花钱买下客户名单然后发传真到海外去。听说这种方法,在当年贸易渠道还很单一的情况下,效果还是挺显著的。他的第一张订单也是这样来的。

二十多年,在经历了很多之后,他回来了。

 

(三)

「究竟,」Jing Wen边在补妆边说「野比正雄跟野比大雄是不是两父子呀?多拉A梦跟他又是什么关系呀?」
「管他的!反正是个客户会付款就行了。」Candice也在镜前整理一下仪容。两个年轻女孩,Candice明显比Jing Wen朴素得多了。
Jing Wen突然奸笑「你看老大对你多好!老实交代,是否有情况!」
「阮静文小姐,你是欠揍吗?我们老大对部门谁不好呀?公司这样的管理系统,老大必须要对下属好才能完成公司任务啊!」Candice有点生气「再者,谁不知老大名声在外是位好好先生?」
「嗯,必须同意!」话题一转「下班后去做yoga吗?」
「不了,本人鸡血旺盛,今晚加班找客户。」
「找客户不如找老公」边说边走「你加油啊~」

本来已经准备好要离开万领的菜鸟Candice,在收到日本客户野比先生的电邮回覆后,感觉信心又回来了。文中客户有针对性地说出了自己公司为什么对万领的产品感兴趣,一看就不是那种群发的要样板要报价的低级客户电邮。可是在这以前,这「开发信」一直让她万分头痛不知从何写起。外贸部经理Franck虽然一直重视对下属,但由于时间有间,往往只能专注在心态上的培养。怎样找客户,找到了怎么办。 。 。等等一概都从来没有系统地培训过。部门中有经验的老业务都很忙,而且都不太愿意花时间去教这些跟自己随时变成对手的新人。他们中只有草食男小明一人比较友善。虽然不会手把手地去教新人,但基本上还算是有问必答。

「小明哥,客户在那里~~?」Jing Wen用她最装的态度发功了。
草食男完全不为所动「客户在心中。。」
「快点救救我吧!三个月没有新客户了~~」又来。
「对呀小明哥,你是我们的偶像啊~快快教我们几招吧。」Candice也来热闹。
「其实我也不太懂,不过我在网上看到有些老手提供了一些不错的思路,你们可以参考。」不想被烦下去的小明把她们推去网络上。
「不教就算了,小气鬼!」Jing Wen回到自己坐位去。

过去几个月,两个女孩都是用学校教的那一套书信技巧,胡乱配上公司介绍文件上的一些数据,便敢发出她的所谓开发信了。找出一封经典的来分享下:

Dear customer:

This is Candice from Million link Co. Ltd. in Hong Kong Shenzhen office. Very glad to write to you here! It’s my pleasure to be on service of you if possible!

Firstly, let me introduce my company in short. We’re Million link Co. ltd. Located in our very beautiful coastal city Shenzhen and facing the South China Sea, our factory have 20,000 sq meter with 415 workers. We are professional factory of XXX product.

Our products are very popular in both global market and domestic market. Welcome to visit our company if you have time! We’ll arrange the car to pick you up from the airport. It’s convenient to our company, just 50 kilometers! Our boss always say: friendship first, business second!

Enclosed our price quotation sheet for your reference. Please check and find if some items meet your interest. If so, I’ll be happy to send you samples for evaluation! We sincerely hope to establish business relationship with your esteemed company! And I also hope to be your friend in private!

If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me freely! Thank you!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early reply!

Candice

(注:参考yibing开发信的例子)

第二天部门周会的时候,Candice发现自己这经典之作居然流到Franck手上来。 。 。

(四)

「这些电邮要是客户读了,还以为我们是什么山寨公司来的。」Franck在周会上「分享」了某同事的大作,Candice的新客户开发信。

本来还以为自己写得不错,Candice边听老大读出自己的大作边听同事们在笑。到后来她都快要哭了。但是想不到Franck居然说:「没有教你们新同事这些基本工作,是我的错,也是你们这些在开怀大笑的老业务的错。今天我们抽点时间来说说」所有人立刻静下来。

「语文功底先不说,反正这些东西都是次要。」Franck开始教育了。平时大家都不介意在他面前嬉皮笑脸的,但只要每次他讲话时,表情语气间总会带上一份威严,部门所有人都静下来听他的。
「虽然我们大部分的业绩都是来自老客户,但别忘记老客户曾经也是新客户。你们可能看不起新客户小客户,但企业需要他们。」Candice和JingWen心道谁看不起谁看呀。 。

「这些开发新客户用的电邮,效果是越来越差了。大公司大客户就别指望了,不过小客户仍然有点用。一封好信加上一个靠普的客户清单,可能真能让你找上客户来。但首先,你的电邮要给人专业的感觉,而不是在扯家常拉着人家说要做朋友。」Candice再一次脸红了。

「我们这种先做朋友再做生意的思维,并非国际主流。说真的,我听过不少老外都拿这个事儿来当笑话。我们可能什么事情都先想到拉关系,但在大家互不认识的情况下,我认为绝大部份人都宁愿选择相信专业吧。你的电邮,就是唯一显示你专业水平的机会。」

「什么叫专业呀?电邮上写上我们是professional factory 就马上变专业来啦?你要有针对性呀!大客户我们做了不少,有些是不介意我们公开代工合作关系的,我们就他们名字写在上面。其他客户,看到了你在帮业内巨头加工合作,对你也会另眼相看吧。这叫做借力。」

「像我们这种做成品的公司,还能多用一招。你们下次介绍公司时,可以说我们的产品一直都在那些欧美零售巨头的货架上山售。”You can easily find our product on their shelf ” 这一句也是秒杀其他对手的。其实很多小工厂也是最终卖到零售店的,可是他们根本不懂利用这一点。」

「所以第三段全部都是废的。至于第四段那个报价单,哎,你是要报高还是报低呀?没针对性的乱发价单,我们是在做零售还是工厂呀?老客户看到你原来给他报高了,怎办呀?我们虽然不用跟台湾厂一样要把人家祖宗三代都问清楚才报价,但也总不能除便四处发布的。」

JingWen在台底偷偷玩手机,Candice却很用心在听。本来心情很差的她,听完老大的一番教训后,居然能以极其正面的态度面对。可是franck续道:「好了现在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谈的,就先不说这邮件的事了。小明,Zecker的事有没进展?」

(五)

「还是没有动静。数据显示他们最近三个月跟之前完全一样,风平浪静。华风、美思、MF(注:也是我瞎篇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三家的包装供应商都说没有动静,也就是说他们三家也没有得到什么新项目了。至于我们那位朋友,还是一样完全无视我发过去的所有电邮。」草食男边看着早已准备好的笔记,边有条不紊地报告着。 JingWen玩完手机了,听到小明的报告然后望去Candice。两个女生对小明所说的东西一头雾水,不明觉厉。什么数据? 「那位朋友」? Zecker?心想这人平时言行跟小妹们一样,爱听八挂爱说是非,但原来内里是如此认真地工作。职场社会,谁都不容易。 。

「他们那份样板分析报告做好没?我们的参照样板也准备好了?」Franck问
「都做好了,是不是要寄过去了?」
「如果能约到我们那位朋友,那是最好不过。不然就只能寄过去了。记住,千万不要跳过华办。不然那帮人跟你没完。」老大语重心长地提醒。

「盯紧点。应该就在这几个月了。这次我们一定要好好把握,不能让Zecker第三次和我们刷身而过了。。。」Candice好奇心重,问了一句「老大,Zecker是什么公司?」Franck有所感触地回说:「世界500强,Dow Jones成分股企业,我们业内北美最大的品牌,还有,本来该属于我们的客户。。。」
会后,Candice拉着小明拷问一番「你说啥?」
「贱人!快放开我!」小明哥就是个好玩的八婆。
「什么数据呀?懂那么多平时又不教我们。这人怎么这样!?」
「海关数据啊!跟你说有什么用,给你用你也不懂得看!」
「什么来的?你还买通了海关啦?你究竟是什么人呀!?好厉害啊~」JingWen道。
「白痴,那是公开数据。。。本来就是公开的。老大让公司花了点钱去买个系统,我们谁都能看到那些关于自己客户的资料。这个系统,在你们来以前两个月刚好培训了一次。短期没培训了。你可以收买我,连续一星期的午餐,那我就考虑教你们一点」小明人真好。 。
「成交!」Candice不用想马上答应。她现在的眼里,除了订单,还是订单。
JingWen更有兴趣其他事「那老大为什么说Zecker本来是我们的客户?好像内情很戏剧化啊!」是的妹子,人生如戏。
「那是在老大刚刚回来万领那时的事了。当年他带了不少新客户回来,其中再让王总期待的,就是Zecker。王总发话说,公司上上下下都得听Franck调度,不计成本也要把Zecker拿下。但不知为何,本来好好的后来突然完全没有消息了。Franck当然是非常失望了听说他当时还打算离职了。王总极力挽留老大才留下来到今天。至于是什么原因没拿下Zecker,我们无人知道。。。」

「睡了吧宝贝。Daddy love you。」刚刚结束和他宝贝女儿的视频聊天后,Franck把自己那放满了全球各地特色装饰品办公室的灯调暗,打开一点Bossa Nova音乐,点起一根平常不舍得抽的Montecristo雪茄,在沈思中安静地度过他的49岁生日。

(六)

「哈哈哈哈!真想不到,你那份充满友谊的开发信居然还能有人回覆。」Franck泡了一壶铁观音,边笑边帮来他办公室求救的Candice倒上一杯。
「接下来该怎么办呀老大。是不是根据价单报给鬼子就行啦?」
想了一下,老大道「你对这客户有多少了解?」

这次菜鸟Candice做了功课。她记得几周前的早会上,老大说一个好的业务员是要做到知己知彼的。于是她利用了小明教她查的海关数据,找到了野比先生署名的那家香港注册公司的进出口资料。她有好几个发现。首先,她发现原来野比先生一直都跟对手「MF」和「华风」两家工厂在采购,数量不多,但每两,三个月一定会送一次货,挺稳定的。另外她找到了野比先生的香港公司地址,问了一下香港人朋友,好像是个在金钟金融区的某商务中心,并不像是一家有实际运作的贸易公司。 Candice把这些资料都跟老大说了,也加上了自己的一些见解、看法。

「很好,那么快就学会用这数据库。看来这日本人是个SOHO。」
「什么是SOHO?」
「就是一人公司。绝大多数都是赚个买卖差价而已。不过,你看他公司有五年连续的出货数据,看来也做得颇不错,不然也支持不下去。」Franck是数据分析的行家。同一样的数据,他看到的事情比Candice要多很多。
「如果他是转手卖到日本的话那很好。我们在日本并没有客户,可以用他打开市场。价格方面也可以进取一点。这一点日本人一般都能直接沟通的。你就回电邮跟他说,你知道他在跟我们的对手在买。告诉他我们有能力做到比他们好的价格,但必须知道他是卖给什么渠道什么公司。」

Candice拜服。原来作为供应商,我们不止不是求着客户下单的,而且还是看你的情况才决定给你卖什么样的价钱。要不要支持你我们还未决定呢!想到这一点,她信心又大增了。

「你还可以知道他更多东西。」说罢,Franck打开了一个叫Linkedin的社交平台,打上了「Nobi Masao」,找到了好几个同名的人。再看看公司名字,只有一位是在香港,而且也是从事同一个行业的。头像看来,是个快到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打扮得非常笔挺。

「应该是他了。看看。。。」Candice走到他电脑旁一起看「95年在加州UCLA毕业。。不错啊名校生。。。公司在香港公司做了八年了原来。。。之前是在日本名古屋。。。再之前。。。啊!!」两人异口同声叫了出来。

(七)

「Zecker!?」两人看到了野比正雄的Linkedin Profile,发现他原来在很久之前是Zecker的员工。
「哈哈哈哈,世界真细小!」Franck不自觉地发出招牌的爽朗笑声。 「不过,都那么久之前的事了,恐怕现在Zecker的人都不认识了吧?」
「嗯。这Linkedin平台是什么呀?可以把客人的资料看得那么仔细?」
「这也得看客人有没有放上去。这是个商业社交平台,跟平常我们用的微博人人或国外的Facebook都不同。用得好的话,不止可以查背景,还可以找新客户,又或者CRM。」
「又是什么英文。。。。」
「你就当是客户跟进的一种手段吧。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对了,四月底的那个展览,到时你收集到的名片都可以用得上这平台。」

Candice第一次知道自己要去参展,有点说不出的兴奋。早就知道公司每年都会去参几个行业的大展,但没想到身为菜鸟的自己也有机会去。听Franck这样说,她突然觉得在这公司留下来真不错。最少,给她这个新人一些开眼界的机会。

午餐又是万领欢乐三人组在一起吃饭盒。小明的饭盒都是自己早上起来做的,而且天天都有新花款。什么牛油果沙拉,烤鱼。 。都是健康又好看的菜。两个女生反而是整天都叫外卖。

「怎样你就不能再长高一点,帅一点,有钱一点呢?」JingWen看着今天小明的便当说着。
「我已经太多女粉丝了,不能再多下去。怎么你就不能正常一点呢?上班化妆夸张得像天天去party一样。又不改过正经点的英文名字。」
「真够土的。什么年代呀做外贸就一定要改英文名?就叫JingWen多酷呀。上次来公司那个西班牙帅哥知道我名字后跟我研究了很久我国博大精深的文字艺术!」
「哈,他后来还问我你的联络方法呢!不过我跟他说你对男人没兴趣的。」
「你!!」

Candice在旁笑过不停。最近她的整个人状态好像变好了。工作顺利了,公司内也找到伙伴了,也觉得自己幸运碰到了个有能力又有担当的好上司。比起在找工作那段时间的彷惶以及刚失恋的痛,这段时间她算是治愈了。新生活,新开始。每天上班都是充满着活力的。

「对了,四月底那个展会在那里呢?」
「四月应该是香港。怎么样?老大让你去了吗?」
「嗯,好像是了。小明哥你去吗?」Candice说。
「我可能不行。Zecker那边有不少要准备。」
「那万一他们的人来展会找我们怎么办了?」JingWen道。
「那种大公司,在展会找供应商的机会不大。真来的话,有老大在不就行了?」

(八)

「这次又问啥。。」Candice收到了野比先生的电邮回覆。

自从Franck指点过她的有关这个客户的处理方法后,来来回回跟客户已经是好几次问答了。有趣的是,野比回的都是中文,而Candice却一直坚持用英文回复。按她自己的说法,是难得找到一个练习英文的对象。而野比好像也觉得这样挺有趣的。以下我们分享一下她最近的一封电邮:
Dear Nobi san,

I hope the everything goes well with you.

It has been a while since my last email to you. I hope you have a chance to compare our quotation with your existing supplier. In term of quality/price level, we are confident to our competitiveness in the whole supply market in China. We are more than happy to send you sample which perfectly explain our definition of quality.

A strong plus is our rich range of product portfolio which might support your offer to customer. As far as I concerned, our competitor does not offer anything similar to our premium product line which you may find interesting to the Japanese market.

We are at your service and is happy to answer any of your concern regarding our business.

Thank you very much.

Candice
进步有点太快了吧?的确。这不是出自她本人的。不止英文好了,就连文中对自身产品,以及行业对手的理解,都不是一个新人能做到的。不错。 。那是Franck改了一大把之后的结果。

正如日本大部分的客户,野比提出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从技术到生产能力,从打板到未来五年的减价规划(Cost down schedule),把祖宗十八代都问了,却还未下单。 Candice从鸡血状态到非常烦厌也只是三几个月的事情。不过还好,最少野比先生已经提出要求来看工厂了。

与此同时,万领外贸部上上下下都在忙安排展会的事。

(九)

「If you think you can, you can!」接着是全场50多人都起鼓掌来了。台上那「团队激励专家」明星导师操着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穿着一身笔挺西装,正在为Zecker华办的员工进行今年第三次的培训。今年华办的人事部特别忙。总监是刚刚从某大国企人事部经理跳槽过来的,上任后短短半年已经先后去了几次加洲的总部,一开始就打着鲜明旗帜「抓紧企业发展势头,深度加强华办与总部的紧密联系,真正做到总部政策「听得清楚,做得到位,报得及时」,绝不姑负组织对华办的深切期望」,把公司上上下下都折腾了一顿。成效不敢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不姑负总部给每个分公司的人力资源budget。搞完了什么「十二形人格分析」、「沟通的艺术」、「自我减压」后,今天又找了某英国知名培训机构来搞「团队激励」。培圳这事儿,华办所有人都万分积极,争着做公司学习排头兵。反正又不花钱又好玩又不用工作。踪然有不少人恶心这人事部总监,可到了这种学习任务时都会相当配合。 「这些东西对我工作真有什么用吗?」台下只有小数人觉得很无聊,其中一位就是小林。
打从Ben走了之后,过去几个月整个采购部都忙得要命。 「总决赛」的事越来越明朗了。总部也好,华办也罢,Ben都动员了所有他能动的资源去做这事。他给华办那些采购的第一道指令,就是重新评估Zecker的采购力。所谓采购力,简单来说就是Zecker的消费能力。老板的话固然不能不听,可是很多人心底也在问:这些东西不是都在报告上和ERP系统上有了吗?

正因为这么的忙,采购部这次出席培训的人数太少了,所以小林和一众新人被部门老鸟指令去参加了。 5点前是培训,5点后是工作,一周都在加班。

「小林,今天培训怎么样?」培训后,一不小心被人事总监碰见被迫聊起来。
「啊。。。很好啊,非常有激情。学到不少东西啊!」不然还能说什么呢?
「哈哈哈!那当然!今次来的是英国顶尖培训机构的老师啊。我就跟你们艾总说了,采购部如果不来真的是大大的损失。」说着就走了。
「艾总来了才是真损失呢!」小林边陪笑边心理骂着。

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小林开始整理自己所负责的供应商采购资料。由于进入Zecker时间尚短,很多供应商其实也只是听过名字而已,自己还没见过人参观过工厂。在报表中,除了自己负责的供应商外,还能看到其他人负责的资料。小林打开在云端的EXCEL表格,排在首位的毫无悬念就是那家人人称道的台资巨头「鑫源」,然后是「华风」,「MF」这几家行内知名的大厂。再看下去,就是几个月前跟Ben一起拜访了的那家倒楣公司「致盛」-也就是小林自己负责的供应商。这些资料本来都是可以从ERP内找出来的,但上头发来的命令是,不许用ERP的资料,必须每条交易从新看一次,然后再对一下ERP的数据。如有不付合的,必须报告。

在那采光度异常良好,装潢所费不菲的办公室内,人人从早做到晚,怨声载道,都说大魔头Ben多此一举,劳民伤财。只有一个人,一个男人,一如既往地默默执行着Ben所有的任务。

 

(十)

一个阳光灿烂的早上,两个西装男正步向Zecker华办坐落于某一线城市最中心区的顶级办公室。看来明显较年轻的那位穿着浅灰色细身西装,日韩系打扮非常时尚。虽然个子不高,但很易看出他从头到脚用的都是名牌。而走在前面的那位中年人,穿着深啡色的有点过时的西装,感觉平实多了,身材略胖但走起路来看得见他的自信。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了大厦空间感十足的大堂,登记和保安流程既认真又有效率。只听到那个年轻潮男说:
「我还是头一次来他们办公室。果然是大企业。老大我们啥时候搬过来?」
「等你把Zecker做了后我就叫你老大,到时候你就可以决定在这开个办公室了。」
「哈哈哈,今天就是个开始!话说我们的那位好朋友为什么突然愿意见我们呢?」
「看你可怜呗!」两人边说笑边走到Zecker华办的前台。

「您好。烦请通知艾总,万领公司的马小明和Franck到了。」小明彬彬有礼对前台小姐说。
「好的,请您在四号等待室坐一下,我马上通知艾总。」前台小姐明媚的微笑回答。
两人在安静的等待室坐下来,Franck打趣说「究竟什么样的妹子才能打动一个草食系男子呢?」
「哈,算了吧。我平常加加班,打打电玩,跟朋友打打球什么的,不是过得还好吗?」
「真搞不明白你们。好吧,我们再确认一次。今日的目的有两个。一,尽量取得Zecker供应商大换血计划的最新情报。二,我们要成为计划的其中一部份。我们要入围。」
「嗯。我猜艾总应该对计划是了解的。至于第二点。。。说真的我不认为这帮人能有什么决定权。」「华办这些人,成事固然是不足,但要败事倒是有余。你不跟游戏规则玩,就算你能侥幸得到他们总部的推荐,但总部的人还是会让你跟华办走一次程序的。到时,哈,你就知道麻烦了。」果然是老鸟。

不一会有人来敲门,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正装的女生,面容看起来年纪很轻,大概就跟candice和Jingwen差不多大。不同的是态度非常小心谨慎,好像总是跟人保持着「礼貌的距离」,说不上什么亲和力,但却也没有那种稚嫩的感觉。

「两位请跟我来,艾总刚开完会。」两人于是跟着少女走入去。硕大的办公室内打扫得非常整洁。小明四处张望,发现也不是每个人都是穿着得很正式,特别是看到一长发披露,作上世纪七十年代yuppies打办的老外,穿着短裤拖鞋,正跟另外两个华人拿着样板像在研究什么的。在某些当眼处挂着美国国旗。女生很多,姿色都在中上,而且都明显的懂穿着会打扮。小明心想500强企业真的是跟咱们小公司不能比。想一想,土的可能不是Jingwen,而是自己。

走了好一段路,到了差不多尽头处有四个大的房间。少女敲了其中一间的门,然后进去。

「艾总,万领到了。」
「谢谢小林,回去工作吧。」一把很温和的南方男子声音。 「好久不见了。」一双手拉着Franck肥大肉厚的双手握起来。 「请坐请坐」艾总示意两人坐下。小明打量了一下,三年多的岁月完全没有在这位温文儒雅皮肤白净的男人留下任何痕迹。第一次见这人时,小明刚刚毕业进万领,management trainee正安排在当时刚刚回流的Franck手下的外贸部。小明记得这位艾总当时陪着两个老外到工厂来考察,所以有过一面之缘。艾总是Zecker华办的「亚太区采购经理」,头衔虽然是经理,但却是真正的华办采购部第一人。加入Zecker快到20年了,单从他的外表,实在很难想像他当初是从一个质检员出身的。艾总其实不姓艾,只是因为他当年在没有独立办公室时常常在长途电话(当年没有Skype等工具都是靠IDD电话的)中跟总部交谈时「I see, I see」的发音特别有趣,所以同事们都叫他「艾先生」。起这名字除了因为有趣外,也是带上一些讽刺的。艾总最大的优点,按Ben的说法,是「Execution-执行力」。不止是Ben,连JC,Scott,什至Brian,都喜欢艾总-喜欢他不问理由,只要是老板的话就会做到底。 「I see, I see」就是等于「我明白了,这就去做」的意思。艾总另一特点,就是在华办树敌不多,又能左右逢源总部的老板们。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在这个点上艾总比他的项头上司Ben更适合在500强混下去的狠角色。

「听说这次你们已经准备好了。时机太对了。我们好好谈谈。」艾总微笑着跟Franck说。

第二章完

本站所有文章除注明“转载”的文章之外,均为原创。未经本站允许,请勿随意转载或用作任何商业用途,否则依法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抢沙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邮箱白名单说明:最近料网自动提醒邮件经常会被一些邮件服务商拦截。为了您顺利并及时地收取留言被回复的提醒邮件,请在您邮箱中把料网 liaosam.com 加入白名单域名。

已读说明
设为私密评论
添加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您的邮箱地址不会公开,仅仅用于收取回复。建议填写QQ邮箱,不宜填写工作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没有就留空)